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出差玩了俩女人
出差玩了俩女人
2007年我开始参加工作,对于未来一无所知,毕业那年因为工作原因,与女朋友进行了一年的异地恋情,最后这段爱情被距离、时间、现实所打败,而后的工作也不是很顺心,后来公司进行调整,开始往外地发展业务,我退掉了租住的房子,因为我基本常年的在外地出差,偶尔回到本部也就呆一两天,所以没必要再交房租。


  刚开始出差还很兴奋,因为可以免费的全国各地的跑,领略各地的风土民情。看全国各地的漂亮女人,再外奔跑两年就觉得累了,乏了,因为每天一睁眼都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身边睡着陌生的女人,在外必须看别人的脸色,凡事都要忍着,但是生活所迫,这是我的工作,不过唯一让我觉得出差还有乐趣就是:在外地你可以随便发展一段艳遇,一夜情,而后就各奔东西,如果你上的那个女人不错,下次你再来这个城市的时候可以再继续,但是不能多,一多就容易因性生爱。


  我第一次出差是在2008年的夏天,那是公司第一次开展外地业务,我与我们公司市场部的经理和会计三个人来到郑州。


  市场部经理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四川女人,我们叫她红姐,眼睛不大但是很有光,这种光就是那种很勾人的光,鼻子很挺,嘴唇很薄,第一次看她的脸你会就觉得这人会很严厉,但是相处一下就会发现她是那种工作是严厉,生活中很随和的人,非常能喝酒。身材不错,163的个头,浑圆的胸部和翘臀,只是腰稍微有点粗,但是不太明显,估计也是那种站起来看不出肚子,一坐下就有三层救生圈的样子,不过我很喜欢这样子有点肉的女人。


  我们的会计是个三十四岁的山东已婚女人,我们都叫她青青姐,长相很普通,就是那种扔进人堆就找不到的那种,比红姐个字高点,腿有点粗,但是胸部很大,而且上衣大多数都是那种领子开的很大的衣服,在公司经常看到她弯下腰捡东西或者干什么的时候,酥胸半露,但是可能是生过孩子又不注重保养的原因,胸有点下垂,腰部的赘肉很明显。


  我们第一次来郑州,住在汉庭快捷酒店郑州汝河路店,到酒店已经是下午,我们各自回房间休整了一下,然后准备约谈客户。


  晚上去客户那里之前我们先吃了个七分饱,因为郑州人敬酒很凶,所以不能空腹过去,不然明天可能就得住医院,晚上七点我们到达定制的饭店包房,点好菜,等客户过来,大概七点半左右,客户就到了这里,来了6个人,四个男的,两个女的。


  红姐分别介绍后,各自就坐,然后就是寒暄、敬酒,客户说来到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,而他的规矩就是:他们分一陪,二陪……从一陪开始轮流来给我们敬酒,一敬就是三杯,客户这边敬完,我们才能去敬,我们三个人哪里能抵住六个人,很快我就觉得头晕的不行,还是红姐为我顶了几杯,红姐不愧是干了多年的市场,酒量也练出来了,而青青姐就不行,看样子比我醉的还厉害。


  喝完酒,客户非要请我们去泡温泉,我们阻止不过,就只能答应,出了酒店,在我们面前停着他们开了的两辆丰田的房车,司机开门把我们让了进去。在车上昏昏的就睡着了。


  而后我们驱车到达的是位于郑州市北的一家度假村。我们下车,服务员将我们各自带到更衣间,因为车上睡了一会儿,酒有点醒但是头依旧很疼,而且想吐又吐不出来。


  在更衣间缓了一会,就换上出去了,由服务员带到了温泉池。下到池子里面顿时觉得浑身一酥。舒服的想睡觉,几个老板也已经在靠在池边打起瞌睡。我也眯瞪了一会儿,就被尿憋醒了,起来去洗手间,方便时听到隔壁女厕有很强烈的呕吐声。


  走出去,发现客户中的一个女的很面熟,她也看到我就过来跟我打招呼:「刘先生!」我这才想起来她是一同来的那两个女人中的一个。因为从见面就只是寒暄,喝酒,没有真正的交流过,又加上我喝多了,还有就是此时她是卸了妆了,所以一时没任出来。「邹小姐,您这是在门口干什么?」「任小姐喝多了,在里面吐呢!她不让我进去帮忙,我只好在这等她。」她说的任小姐就是青青姐。我也没事就跟她在门口聊了起来,这是自习打量了她一下,此时的她卸了妆,眼睛没有刚见面时那么大,很普通,鼻子也很普通,嘴唇很是饱满,五官搭配起来觉得看着很舒服,裹着浴袍,看着身材很好,胸部饱满,小腿很细,肩膀很光细。


  她发现我打量她觉得不好意思,忙低下头,问我:「刘先生,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?」


  被她一问,我觉得不好意思了,忙说:「不好意思,邹小姐身材很好,所以我不自觉的多看了几眼。」


  「刘先生过奖。」


  场面一时尴尬,这时青青姐出来了,一脸憔悴,但看着样子这次确实喝的多了,平时青青姐很少喝酒的,即使面对客户也是掌握的很有分寸,差不多了就装倒,怎么这次喝的这么厉害!


  青青姐出来后对着邹小姐连说不好意思,邹小姐:「要不这样,我们在这已经给几位定好房间,我送任小姐先去休息。」这客户想的真是比我们还周到。丽华姐:「不麻烦邹小姐了,让小刘送我就行。」也对,如果一会不小心吐人家一身,也影响形象,我就也说还是我送吧。最后邹小姐带我们去服务台给了我房间门卡。我顺着指示把青青姐送到了客房,把青青姐放到床上,出去跟服务员要了一瓶酸奶,和解酒的药,青青姐只吃了药,说酸奶喝不进去。


  我给青青姐盖上被子,想要出去,这时青青姐拉住我让我陪她一会儿,